Mu's Blog 注册 | 登陆 | 归档
   Mu's Blog首页 影像


欧洲II_Zell am See滨湖采尔滑雪

日期: 2008-10-15, 9:54   共 12,456 次阅读

每次旅行回来都给人催照片,这次也不例外;
自回来那天起,每天上班忙到崩溃,回家看着那个十多G的文件夹发呆,打开一次精神就又崩溃一次;

最后决议不按照城市和日期来写和贴了;
随性分专题写好了;

开头第一篇是滑雪,是我们旅行的倒数第二站;也是大家公认此行最特别的一站;

话说10月6日,Marc夫妇、Thomas夫妇、Victor夫妇一行六人来到滨湖采尔(Zell am See),与正在此地渡蜜月的xujin夫妇汇合;在此地,我们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滑雪;

这团里的几人各有传奇色彩,说各个身怀绝技也绝不为过,有记账事无巨细的、有方向感特别好的、有对欧洲铁路如数家珍的、有专业摄影P照片的(…)、有说俄语的、有说日语的、有脸特别大的、还有砍价特别厉害的…由于这次主要是讲滑雪,所以暂且按下不表,容我回头再写;

那天的天气特别好,加上团里有几个从没见过雪的孩子,所以当我们做了第一程缆车到了半山腰时,就已经有人陷入癫狂状态了…


这里刚上山,雪并不是特别厚;

8人正式亮相,从左到右依次是:Victor夫妇、Thomas夫妇、xujin夫妇、Marc夫妇

这是过于兴奋的Marc夫妇…

小白没见过这么多雪,我也第一次上雪山,所以其实也是瞒High的

这是第二程缆车,我们便是坐着这个,向更高的山腰进发;

沿途的雪越来越厚,越来越有感觉;

此时我们已经换上了租来的雪橇,兴奋的又叫又笑,丝毫没有意识到等待我们的是什么;

现在可以介绍一下我们滑雪的这个地方了,这个滑雪场地处阿尔卑斯山脉的心脏,是欧洲的顶级滑雪圣地;
大家为此行机关算尽处心积虑,但却未考虑一个致命因素,那就是我们都不会滑雪…而且考虑到全球经济危机,我们没请滑雪教练;

缆车快到尽头的时候,大家的表情都有点凝固了——缆车原来是不停的,老外都是在缆车转弯时,跳下缆车“嗖”的一下滑下斜坡;
那时已不及想,甚至都来不及彼此说声珍重…只是七手八脚把还在行进的缆车护栏抬上去,嘴里胡乱叫着:“没事.稳住.保持平衡.谁踩我雪橇!快下快下….”
说时迟那时快,我以轻盈的姿态跳下缆车,凭借重心低而稳的优势,竟顺利的一路滑下斜坡并停了下来;不禁大喜过望,然而正欲呼朋唤友之时,却四顾不见其他几人,回头看时,发现这几人在下缆车的一瞬间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摔了一个恶狗扑食…

山顶的缆车管理员也没见过摔的这么整齐的,忙按停缆车,过去搀扶;
我想,在过去很多年后,很多人一定都还会记得,2008年的一天,几个年轻的亚洲人,让阿尔卑斯山上的几十节缆车上来滑雪的老外,在寒风刺骨的半空中逛荡了一分多钟;

折腾了许久几人才算站定,此时才发现情况很严重,寒风刺骨,冻的要命,除了我和小白,大家都没有手套;想了一阵,大家决定先坐缆车回去半山买手套,并约定之后再上来找我们;

他们下去后,我和小白面面相觑,有点紧张;身边的老外一个个“嗖嗖”的朝下滑;我虽然有珠玉在前,但此时也不敢在这么陡的坡上造次了;
小白问到再上一程缆车,上面有个练习场;于是便兴奋的跟我说:我们继续坐上去吧;
由于我们家小事不决听小白,所以我便咬咬牙答应了,于是便有了之后不忍回顾的经历:
从缆车上摔下,爬雪山,继续鼓起勇气坐缆车登顶,最后找到观光缆车下山同大家团聚…

整个过程耗去了半条命,但也阴差阳错给我们登上了雪场海拔三千多米的最高峰;
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崩溃;
在山顶,小白一定要拉我照相,就是这张,事后很开心的跟我说:“你看你头顶插了一根旗子哈”;

那个就是最顶峰的旗子;

在那么崩溃的时候还能继续保持幽默感,这是我很难望小白颈背的…
之后便是在山下玩雪啦;

这个才叫滑雪!

写个字

堆个雪人

Victor夫妇志得意满的滑雪归来

手持单反雪地拍摄的英姿;
顺便说一下,本辑照片部分由小白拍摄,技术见长,值得表扬!

(时间紧张,本辑未来待补充和调整…)

前一篇:
后一篇:
暂时没有评论

评论已关闭

Trackback url | Rss 2.0
  版权所有© 2010, Thomas